65年前的预言:未来的摄影世界是否已经实现?

2010-09-02 11:16:54 来源:

60多年前的1944年,摄影刚刚走过了自己的第一个百年,机械性能、镜头、机身、感光乳剂各方面都还在慢慢发展之中。但随着二战的胜利,摄影技术的演进速度也得到了提高。为了...


60多年前的1944年,摄影刚刚走过了自己的第一个百年,机械性能、镜头、机身、感光乳剂各方面都还在慢慢发展之中。但随着二战的胜利,摄影技术的演进速度也得到了提高。为了查明战后摄影的新用途、新动向和新观点,当年的美国《大众摄影》(Popular Photography)上刊登了一篇题为《未来摄影世界》(The Coming World of Photograpy)的文章,邀请了当时9位在摄影领域有各自突出贡献的人,对摄影的未来发表自己的观点和期待。无论是图片编辑、战地记者、纪实摄影师、摄影教师、制造商,还是对此有所体会的一位士兵都有自己的感受。虽然观点各异,但共同的一点就是他们都认为摄影的第二个百年将会在业余爱好者手中散发自己的光彩。

在今天看来,这篇文章有的地方可爱,有的地方可笑,还有的地方会让我们回头想想,60多年过去了,摄影是不是真的如他们所期望的那样进步了。

维拉尔德D摩根(Willard D. Morgan,作家,曾出版多本关于相机操作方面的著作)

摄影经得起等待,同样也能适应迅猛发展。今天,摄影师们可以使用速度更快的胶卷、精致的相机、神奇的彩色胶片、完美的同步引闪和闪光灯泡、高效的灯光设备、准确的测光表、标准的冲洗流程、优秀的镜头和性能统一的高品质相纸。自然而然,战后这些我们熟悉的设备还会得到更进一步的发展。那么等待战后摄影师的又是怎样一片天地?

对于商业摄影师而言,我只能断言将会兴起一股迅猛的个性化风潮。这些吃创意饭的人们总会耐不住平淡的作品而打开一番新局面。

摄影爱好者们将一扫战争带来的阴霾,开始新的探索。新的胶片、显影药水和相机设备会迅速被他们据为己用。一个又一个新的摄影俱乐部将会在他们之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摄影书籍大量销售,而他们对于新器材和新方法的学习实践有可能成为下一代专业摄影师们的标准。

我觉得战后摄影最大的变数来自于那些充满灵气的爱好者,而不是被商业禁锢的摄影师。如果让我说得更具体一点,他们对于身边人和事更加充分的诠释会给摄影本身带来一番新的变化。我希望看到随着器材日渐唾手可得,人们对于摄影的关注中心在未来能从无休止的器材争论转移到对摄影理念本身的诠释上来。如果一切能如我所愿,下个百年摄影会进入一个全新而充满挑战的新境界。

1949年生,号称时尚摄影领域女王的安妮利博维茨(Annie Leibovitz),曾先后供职《时尚》、《滚石》和《名利场》等杂志,其每幅作品似乎都带着女王的标签。这种商业摄影的个性化风潮原来早在65年前就已经被预料到了。

\

埃勒特艾尔索芬(EliotElisofon,摄影师)

我已经觉察到摄影正在成为一种重要的记录沟通工具,而我希望看到它能取代铅笔和打印机,成为我们每天交流的一种语言。摄影将会和写作一道,成为战后教育探索的一个部分走进课堂。

在未来我们应该可能看到这样一台完美的相机出现,按动几个按钮就能实现自动对焦、自动曝光、自动显影等功能。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将会目睹一个全新媒体的出现,将观看与记录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是以前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从未做到的。

我希望相机和底片还能做得再小一些,尺寸不要超过我们现在使用的手持式16mm摄影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使用颗粒极细的染料胶卷取代传统的银盐感光底片。最好能和摄影机一样,新的相机能够在广角镜头、标头和长焦镜头中自由旋转交换,能够拥有电子快门系统和自动冲洗的暗房设备。如果是这样,相机将会变得很容易携带,胶片供应更加丰富。摄影师可以从容地拍摄,不必担心巨大的相机介入会对真实产生影响,也不用再苦苦等待拍摄结果的出现。彩色胶片的宽容度、感光度和可控性将会和黑白胶片一样优秀,完成大部分拍摄任务。

当摄影变得简单,也就会走向每一个人。摄影师可以自由地发挥自己的创意,实践自己的美学追求。如果摄影能最终脱胎为一种艺术形式,那么一定归功于摄影手段的提升以及摄影师的敏锐洞察力。

伯尔尼斯阿伯特(Bernice Abbott,摄影师)

我们非常期待战后摄影将会从技术与艺术两方面得到显著提高。人们前赴后继地投入这一领域,从而大大提高了这一技术与艺术相结合的媒介发展。无论是相机、镜头还是底片或附件,我们手中的工具现在看来还非常原始。

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底片速度还很慢。如果我们想在日落西山的时候记录下动态的场景,我们能做到吗?

颗粒还很大。严重的颗粒会遮住画面中的重要细节,如果你不是在拍摄东施,你一定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宽容度还很小。阴影中的前景应该和天空享有同样宽广的影调,为什么我们必须做出妥协和牺牲?

灯光效果还很差。我们的物理学家和科学家都到哪儿去了?我们需要更加强大的灯光。

作为一个依靠科技推动的国家,我不理解为什么在神奇的大规模生产背后我们还必须使用笨重的木头盒子相机。

无论有意无意,我们诸多摄影爱好者们都在表达着他们对现有摄影器材的不满。看看摄影杂志就知道了,上面满是小发明小创造帮助我们解决一些“这个怎么做”的问题。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相纸无论是影调还是宽容度都无法与过去金黄色的蛋白印相纸相提并论。如果摄影想要成为一门严肃的艺术,那么我们至少应该解决相纸的问题吧。摄影必须把握自己的命运,才能成为20世纪一门新的“语言”。

我希望摄影师们团结起来,重新设计整个工作流程,很明显那些大老板们不会按照我们的想法改善设备。毫无疑问这些大老板们看到这些话会管我叫乌鸦嘴,不过历史证明乌鸦嘴们说的话总是对的。

HA舒马赫(H. A. Schumacher,科研人员)

美国参战带来的一个结果是每天都有更多的人拿起相机,两年的战争时期让我们发现摄影在战后依旧具有宝贵的作用,并且能参与到工业建设中来。

摄影的行业应用为其打开了一片新的广阔天地。大量的企业开始为自己的工人拍摄照片,拍摄他们的工作和生活。这些照片被用在商务宣传、杂志和新闻报纸当中。波音、美国航空这样一些更有远见的公司则已经将摄影推向了新的应用范畴,使用影像将他们的名字和产品带入了千家万户。

照片带来的销量远非单调的文字描述所能比拟。其他的一些行业应用还包括:用作工程进度报告的影像重要性远非记录那么简单,同时还可以用作未来同类项目的指导。系列影像的拍摄可以让我们回过头来分析发生的事件,从而避免未来可能的错误发生。

工作时间及工作方法调查、了解问题所在、记录设备影像……对于那些摄影最擅长的领域,还有一些价格更高的专用设备来为我们解决可能存在的问题。专用的证件摄影设备可以让我们每小时拍摄数百张照片,保证了身份识别及安保的需要。指纹采样相机可以让我们在现场快速收集指纹、签名、凭证、序列号、表面故障等各类关键信息。微缩胶片相机和专用观察设备提供了一种相对廉价且安全的方式保存重要文件资料和重要工程蓝图,同时也是一种准确快速复制细节图纸的方法。显微摄影是相机与显微镜的结合,可以用来研究铸件的瑕疵或其他工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高速摄影机可以拍摄高速运动的物体并进行研究。定时摄影设备可以按照固定时间、固定周期自动记录。

摄影是人眼的完美补充,它不会轻易被幻觉欺骗,也不会像记忆那样不稳定。它的速度与准确性使其成为一种可靠的复制设备。专职摄影师正在成为现代很多行业中不可或缺的任务。不同行业对摄影的需求正在觉醒,摄影将在战后工业发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L莫霍里-纳吉(L. Moholy-Nagy,画家,摄影师,曾在著名艺术和建筑学院包豪斯大学担任教授)

就我们现在的观点来看,摄影是我们的视野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一种强化。说得简单一点,摄影实际上是一些技术元素的堆砌,本身并不包含任何艺术价值。光就摄影本身而言,并没有能力依靠这些元素把影像推向神坛,也没有能力向我们解释摄影艺术未来应何去何从。但我想未来的摄影师应该有能力依靠自己的知识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知道如何去运用这些元素。

现在的摄影师尽管在使用这一媒介,但他们对其了解得还并不够。作家知道如何写作,作曲家了解乐理,所以他们能够让这些艺术形式超越纯粹的技术层面。但是在未来,摄影技术越来越简单,每个人都会学习这些知识,除了文盲,人人都是摄影师。到那时,在彻底掌握摄影技术层面功能以后,摄影师们就能根据自己的想象自由去发挥创造。但即便如此,摄影还是能分出三六九等。

除了对于这些元素的继续掌握,黑白摄影在未来留下的空间并不多。更大可能性来自我们现在的发现探索,他们将在未来绽放绚丽的花朵。

真正的革命是彩色摄影。彩色摄影在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传统美术的拙劣效仿者,廉价,重复,重复,又重复。但新的形式、新的技术结合人们对生命和社会的完整理解——这是任何艺术家都必不可少的,将会带来全新的彩色摄影概念。色彩的韵律与光线的变换在现在看来还只不过处在应用艺术的阶段,但在将来会发生巨大改观。一定会有关注彩色摄影的机构组织出现。

没有文化,也就没有摄影。没有对人类的理解,也就没有摄影。没有这些,只剩下按快门的人。

prev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