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斯早期作品价值2亿引争议

2010-08-23 15:18:55 来源:

美国画家兼收藏爱好者瑞克·诺西吉安10年前偶尔花45美元买进的65张玻璃底片,如今被多位专家鉴定是出自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之手,价值达2亿美元。此信息甫出,不免引发一些...

美国画家兼收藏爱好者瑞克·诺西吉安10年前偶尔花45美元买进的65张玻璃底片,如今被多位专家鉴定是出自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之手,价值达2亿美元。此信息甫出,不免引发一些争议。

这批底片是10年前的一个周末,诺西吉安在别人家的车库旧货堆里找到的。它们用1943年和1944年的旧报纸包着,上面的影像是加利福尼亚州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旧金山渔人码头以及旧金山的风景。卖主说这些底片是他上世纪40年代在洛杉矶的一个仓库买来的。诺西吉安很感兴趣。卖主开价70美元,经过讨价还价,最终以45美元成交。

买了这些底片,诺西吉安并没当回事,头两年随便放在家里的台球桌下,没有将它们和安塞尔·亚当斯联系在一起。后来他感觉这些底片也许很珍贵,所以放到了银行的保险箱里。

3年前,诺西吉安正式请律师阿诺德·彼得着手鉴定这些底片。彼得于半年前组织了一批专家,对这些底片仔细分析鉴定。因为摄影底片不像绘画作品有作者签名,所以为了更为准确可信,这个鉴定团成员包括影像、符号、笔迹以及气象多方面的专家,从底片质量、摄影内容、装底片的信封上的字迹以及亚当斯照片拍摄年代的气象状况,多方面进行分辨论证。专家小组负责人、律师彼得说,专家们的任务就是“审查这些底片”,后来大家“得出结论,基于一边倒的证据,没有人怀疑,这些是安塞尔·亚当斯失踪多年的底片”。

据这些专家分析,这些底片应该是亚当斯于1919年至上世纪30年代初拍的。其中有几张底片周边有烧焦的痕迹,而亚当斯的暗房1937年曾发生火灾,当时暗房中存有约5000张底片,这些底片应该是他从火场中救出来的。在那场大火中,亚当斯损失了他当时全部作品的三分之一底片。律师彼得称,专家们认为这65张底片应该是1941年亚当斯去加利福尼亚州的帕莎蒂娜市教摄影时随身带去的,后来这批底片没有了下落。

专家团里的成员有以下结论:

独立笔迹鉴定家迈克尔·纳藤博格和马塞尔·马特利认为,装底片的封套上的字迹是亚当斯夫人弗吉尼娅亲笔写的。

气象学家乔治·怀特得出结论,这些底片中的一张,与亚当斯那些名作中的一张是在同一天同一个时间段拍的。

曾任波士顿艺术博物馆策展人的罗伯特·穆勒说:“经过6个多月的研究,在我看来,这些底片,有极大的可能性,是安塞尔·亚当斯拍的。”

“这确实是安塞尔·亚当斯职业生涯中缺失的部分,”贝弗利希尔斯艺术作品鉴定人和销售商戴维·斯特里兹说。他说,这些照片拍摄于1919年至20世纪30年代早期,拍摄地点都是亚当斯熟悉的地方,主要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约塞米蒂国家公园。“这将向世界展示他的眼光变化、才能、技巧、天赋和遗产”,斯特里兹说,“我们本以为这些都在暗室火灾中付之一炬。”

彼得说,这些照片是亚当斯的早期作品。由于亚当斯的暗室1937年发生火灾,烧毁约5000张底片,所以他的早期作品存世不多。

有了这些结论后,这批底片被交给加利福尼亚州比弗利山庄一位艺术鉴赏家大卫·斯特利兹定价,他认为,这批底片最少值2亿美元。

瑞克·诺西吉安听到这个消息,自称“差点晕过去”。然而,安塞尔·亚当斯家人及相关代表则对这一结论有所质疑。

安塞尔·亚当斯出版版权托管会的执行托管人比尔·特纳格认为,这批底片是假造的,而不是亚当斯所拍。他说,目前正与律师商讨是否状告诺西吉安出于商业目的盗用亚当斯的名字。

安塞尔·亚当斯画廊的负责人、亚当斯的孙子马修·亚当斯则认为,这批底片有疑点。他并不认为这次的鉴定结果是正确的。他的怀疑有以下三点:

第一,底片的保护封套上手写的笔迹被认为是亚当斯夫人弗吉尼娅亲笔所写,但该笔迹与其他笔迹有不吻合之处,而且标注地名时有拼写错误。弗吉尼娅生长于约塞米蒂地区,对这个地方非常熟悉,绝不会拼写错地名。

第二,底片的编号方式,与亚当斯惯用的方式有差异。

第三,他祖父不会随便丢失自己的底片。

第四,即使这些底片是真的,确出自他祖父亚当斯之手,那它们也不值两个亿。马修·亚当斯说:“照片远比底片值钱。”亚当斯精放照片的最高拍卖价为72万美元。

大卫·斯特利兹则就这批底片的价值反驳亚当斯的孙子:“这些底片值多钱,是通过对亚当斯摄影作品的精放照片拍卖价、以及利用这批底片制作出的照片销售的市场价推算出来的。”

虽然自称听到这批底片价值两亿曾经差点晕过去,但瑞克·诺西吉安声称,价值多少并不重要,“对我来说,很高兴可以拥有一段历史记录,并可以和大家分享。这也算是亚当斯的一种重生吧。”

目前,瑞克·诺西吉安专为这批底片开设了网站(),供读者了解相关新闻,并可以在网上订购这些底片的照片:数码打印照片为1500美元一张,银盐版暗房精放照片单张售价7500美元。

今年10月,65张底片中的19张,将在加州弗里斯诺大学展出。也许在以后的时间里,当所有这些底片有机会与公众见面后,公众甚至于历史才可能检验出它们的真伪。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有机会欣赏一位近百年前的摄影师拍摄的山水风貌,了解一段地球和人类历史,都算是一种幸运。

prev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