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镜头对空间做“深度思考”

2010-08-23 15:20:22 来源:

站上步行桥,“dome-full”的4D影像一览无余.被这个直径12.8米的穹顶笼罩,人们不禁产生一种迷幻的错觉(2006年摄于东京都台东区的THEATER360)清冷的灯光为深邃的甬道染上一...

\

站上步行桥,“dome-full”的4D影像一览无余.被这个直径12.8米的穹顶笼罩,人们不禁产生一种迷幻的错觉(2006年摄于东京都台东区的THEATER360)
\

清冷的灯光为深邃的甬道染上一层神秘的色彩(2005年摄于岐阜县大野郡高根2号大坝)
\

在主隧道枢纽站的入口,一名工人正用喷灯切割水泥防护板。火花四溅,灿若烟花(2006年摄于东京都涉谷区的西新宿枢纽站山手隧道)
\

冷却房中的对称几何形令人眼前一亮(2008年摄于东京都港区品川东口南部区域的冷暖房设施)
\

螺旋形的核能融合试验装置给人带来强大的视觉冲击(2005年摄于岐阜县土岐市的核融合科学研究所)

◆白丁

如果没有深埋的管道线缆,日常所需的水电便无法正常供应;如果没有四通八达的地下轨交,人们的出行势必遭遇耗时费力等麻烦;如果没有坚实的地基,高楼大厦又岂能傲然矗立?生活在当下的人们自然明白地下空间建设对我们生活的重要意义,但有谁能将它与“艺术”联系在一起?

城市的下面有什么?对大部分人而言,联想到的大概都不是让人愉悦的事物。但日本摄影家内山英明却用十余年的求索,为世人揭开了地下空间的层层面纱。透过他的镜头,我们看到一个陌生而绚烂的世界,在阳光无法问候到的地下,独自绽放。顺着这个与众不同的视角,内山撇开了尘世浮躁、喧嚣的干扰,完成了其对空间的“深度思考”。

——编者

[发现新“视”界]

儿时的内山英明对家里的那口井很好奇,常常不顾母亲“会被里面妖精吃掉”的“恐吓”,趴到井栏上看底下井水如舞蹈般的微澜。他自己回忆道,这恐怕是对那未知世界产生兴趣的起点了。而真正让他开始关注地下空间的契机是1993年去拍摄一个已废弃的地下战壕。奇特的建筑构造、古旧的砖壁、有限的照明,都让内山非常着迷。在此,他第一次领略到地下空间的魅力所在,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在未接触内山作品之前,笔者也曾怀疑:对于照片而言,光影往往是点睛之笔。而在幽暗的地下,有没有能让照片生动起来的光源呢?内山的作品完全打消了我们的疑虑。日本的国土面积有限,在有规划地建设高楼的同时,他们对地下城市的打造亦格外重视。无论是管道设施还是科研机构,地下的空间鲜有局促、晦暗的感觉,甚至颇有些前卫艺术装置的风情。这是内山的新“视”界,一个之前极少被人关注的界域。

[十年磨一剑]

“这些地方从来不会被标在地图上,寻觅的过程确实艰难,但也有找到‘宝藏’时的喜悦。”第一本《JAPAN UNDERGROUND》的诞生耗费了他7年时间,但一经出版即获得了广泛关注。人们被内山作品中的画面所震撼——原来自己脚下的世界竟如此多彩且充满动感,虽乏人问津,却美得淡定从容。他以照片的形式告诉人们,城市的欣欣向荣很大程度上是依靠着地下这些机构、装置、管道的支持。

从北海道到冲绳,从蔬菜培植园到核能变电站。十七年来,内山一直执着于开拓他的地下“视”界,足迹几乎遍布日本所有城市的地下空间,其镜头中的内容也随着时间的累积日渐丰富。

在中国,擅长捕捉精彩瞬间的摄影师济济众矣,能“邂逅”好创意的也不少。但把一个题目连着做十几年,又极少自我重复的,却很难找到。内山花在探寻地下空间上的时间,早已超出了古人约定的打磨一把宝剑的期限。奖赏对于他,名至实归。

[回味和余响]

我们相信,内山会继续他的“寻宝”之旅。他的摄影作品,与其说是艺术创作,不如说是用艺术的语言将日本利用地下空间的成功经验推介给世界。此举不但引起了普通日本民众对地下世界的关注,更让很多国外空间设计专家刮目再三、大受启发。

将地下的一切,艺术地表达出来,内山对此已驾轻就熟。但若没有当时的独具慧眼,没有十七年来锲而不舍的坚持,没有每次按下快门时对图像光影的驾驭力,恐怕就没有这沉甸甸的四册摄影集。成功决非偶然,无论是在哪个领域奋斗,内山的经历都值得借鉴。

背景链接

●内山英明

1949年出生于日本静冈县菊川町。自1985年起就将“城市”作为自己摄影作品的主题。1993年,他开始致力于日本地下空间的拍摄,并在2000年出版了摄影集《JAPANUNDERGROUND(日本地下)》,引起巨大反响。至今,该系列已有四册问世。2006年,内山英明被授予“日本写真协会赏年度赏”。

prev next